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目前已在下沙地区开通取还站点
  滴滴最近在共享单车领域接连发大招,先是另起炉灶扶持小蓝单车,据传还计划推出自有品牌共享单车。几日前,它的共享电单车在杭州落地。
 
  在杭州未来科技城的街头巷角,不时能看到绿色的电单车,品牌名为“街兔”。为了一偿自己的好奇心,猎云网记者对该电单车进行了试乘,并为你们带来了这份使用报告。
 
  电单车“街兔”与共享汽车同时上线,使用感受如何?
 
  在哪里可以找到街兔?据了解,它的投放范围为杭州城西(下图蓝色区域),目前还处于内测阶段,客服透露,未来将扩大运营范围。阿里巴巴员工向猎云网透露,大约在1月17号,街兔便在园区门口完成了投放。
 
  杭州城西与市中心相聚甚远,相较于西湖沿岸,它的人流量更少。但阿里巴巴园区和未来科技城坐落于此,聚集了大量互联网从业人员,这一人群对新产品的关注度较高。此外,运营方或许也有绕开闹市区,降低监管风险的考虑。
 
  骑行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价格。相比于同类电单车产品,街兔的押金并不高,缴纳99元押金后即可使用。30分钟内收取使用费2元,之后按照1元/10分钟计费。这与同赛道玩家的定价接近,哈罗电单车的收费即按2元/30分钟计算,上不封顶。
 
  较为引人注意的是,当超出运营范围时,街兔将收取一定的调度费。记者将街兔骑到了运营区域边缘,APP提醒自动触发,“您已骑出服务区域,请尽快返回。”
 
  街兔电单车车身为白,轮子内部刷着绿色涂层,整体造型精干。扫码开锁时,系统自动提示电池余量以及可续航公里数。夜间行车时车头有强光源照明灯,照亮黑暗路面。
 
  骑行前,APP还提示道,“左手刹车更安全”。记者观察后发现,右手扶柄旋转可加速,握住右把手刹车有可能意外地让车速升高,造成出行安全问题。
 
  电单车的骑行速度介于单车和电动车之间,加速较顺畅,五六秒后达到最快速度,时速在20-25公里左右。骑行结束后,按动车后按钮可以一键换车,操作过程更为便捷。
 
  街兔由一家名为杭州青奇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金5000万元,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即滴滴出行)为唯一股东。该公司营业范围包括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的租赁,汽车配件等。
 
  最近滴滴大动作频发,除了电单车之外,它还在杭州部署了共享汽车。两周前,业界曝光滴滴在杭州成立了代号“黑马”的事业部,主攻共享电单车和电动汽车。1月17号,记者收到滴滴通知,“滴滴共享汽车重磅登陆杭州,目前已在下沙地区开通取还站点。”
 
  它还提醒道,打开滴滴APP,向右滑动至共享汽车即可使用。记者在杭州打开软件后,发现共享汽车功能的确已经上线,但地图上并未显示借车点,且客服热线中并无“共享汽车”专线。它的具体功能或许还在内测阶段。
 
  目前,我们还未获得更多关于滴滴共享汽车的信息,它的配套设施、借还车点的布置还未曝光。
 
  电单车禁投令成儿戏?
 
  杭州市不断增多的电单车,对政府规章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事实上,早在2017年9月份,《杭州市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指导意见(试行)》就完成了网上听证程序,其中明确规定杭州暂时禁止发展互联网电动自行车。
 
  9月17日,投放了电单车的几家平台被约谈,它们分别是云骑天下、云马出行、小良出行、GOGO、骑电单车。政府小组指出,租赁电动自行车业务存在的车辆不符合国家技术标准、骑行人未经过安全培训且不固定、充电电池易引发火灾、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等隐患。
 
  当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5家平台迅速停止运营,在限定时间内,自行对本平台车辆进行清理,并退出杭州市场。
 
  一天后,云马出行发布了正式公告,称“云马出行APP已停止运行,试运营期间所投放的车辆也已全部回收,不再提供共享电单车服务。
 
  虽然互联网电动自行车遭遇了政府的“冷待”,但杭州的电单车并未减少。恰恰相反,一些电单车品牌还在悄悄地进驻杭州。
 
  被约谈的骑电没有退出市场,打开它的地图可以发现,骑电在城西划定了一片运营区域,在该区域内仍然可以找到电单车。
 
  杭州公共自行车“小红车”去年就发布了电单车车型,最近它宣布要在滨江投入1000辆运营。小红车的电动助力感较弱,需要在骑行时用力踩动才能感觉到推力。
 
  根据杭州网的报道,杭州市运管局的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目前官方的意见和态度没有改变,仍是暂时禁止互联网电动自行车服务,并且已经搬走了500多辆共享电单车,对不属于互联网共享单车范畴的电动款小红车也进行了沟通。
 
  高昂的成本会拖垮电单车产业吗?
 
  电单车造价高昂,很难形成共享单车的规模,且使用费用的增加也有可能降低用户的骑行意愿。如果说制造成本还有可能通过高频的使用填平,达成收支平衡,那么运维成本则可能成为一个无底洞。
 
  为什么这么说?电单车的生产成本是固定的,当使用频次增加后,看得到收回成本的希望,且大规模制造的情况下,边际成本较低。但运维成本不同,使用频次增高时,运维成本相应地线性增加,营收必然受到挤压。
 
  街兔虽然限定了运营范围,但并没有要求用户定点停车。这意味着电量耗尽后,运维人员需要一辆一辆地将其寻回,统一进行充电,之后再进行投放。
 
  如果一直不上线“定点停车”,那么运维费用将难以压缩。若上线“定点停车”功能,灵活性又受到制约。共享电单车摇摆在这两难的夹缝中,仍然在寻找更好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