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产品介绍

用科技为传统文化插上腾飞的翅膀
  只有拥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才能改变世界,像钢铁侠、雷神、绿巨人、蜘蛛侠等等。所以创造超级英雄的漫威公司,在10年的时间里一共出了18部电影,轻松拿走了超过百亿美元的票房,可见大家心里对超级英雄的崇拜。但是今天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在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中发现的一个秘密,在我们生活的时代,你不需要拥有超能力,只要擅于运用科技,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超级英雄。
  创新地图大会全程精华:王煜全扫描全球黑科技,盘点20大创新中心
  很多人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是全球知名的企业增长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中国公司的创始人,因为沙利文的机缘,我们接触到国内外大量的科技创新公司, 有了这样一段经历之后,我们对产业的理解也发生了转变,看到了传统产业的重要性,深入进去研究之后,我们发现科技已经渗透到各个产业里了,每个产业都有大量科技公司涌入。
  它们借助科技创新迅速崛起,颠覆了原有的产业格局。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时代的变革来了,各个产业都面临着科技的冲击,真正的风口是科技。通过与沙利文的合作,我看到了很多前沿的科技,看到了科技带给企业和社会的机会,我也因此开始习惯于关注和研究各个行业领域的前沿科技。
  Wicab公司的盲人眼镜
  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有非常多的匪夷所思的前沿科技产品,竟然都是诞生在小公司的手上的,比如我在很多场合都介绍过的Wicab公司的盲人眼镜,它是一个非常轻便的产品,一副眼镜加上舌片,就可以帮助全盲的盲人重新构建对外部世界的三维认知。很多盲人用惯了以后说,我真的看到了。这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产品。
  中国的科技公司也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像无人机的领军企业大疆,人工智能芯片企业寒武纪,专注于自动驾驶的驭势科技,为自动驾驶提供解决方案的地平线,电动车企业蔚来、小鹏汽车、威马,还有我们一直非常推崇的,两个德国人来中国造车的拜腾;还有服务机器人的代表,做药师机器人的小乔和做酒店服务机器人的云迹。这些企业有的已经大名鼎鼎,有的你还没有听说过,但是我向你保证,他们都正在深刻的改变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从创新公司看美国创新生态
  好几年以前,我通过朋友介绍去拜访了黄亚生老师,黄亚生老师是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副院长、终身教授。黄亚生老师问我说:你知道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吗,就是中国古代有很多伟大的发明,为什么到了近代,科技反而没有发展起来呢?
  当时黄亚生老师是这么解释的,他说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古代中国的科技发明都是为皇权服务的,比如说地动仪为什么会被发明出来?不是民间的需求,不是为了帮老百姓监测地震,实现救灾用的,而是当时皇帝的命题作文,是为了帮助皇帝更好的镇压地方造反。所以像这种为皇权服务的科技创新,肯定是发展不起来的,科技创新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提升整个社会的效率。
  1366的CEO Frank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系。在创办1366之前,他和他的一位留校做了教授的同学曾经一起创业,这个创业公司经营得很成功,最后公司被高价并购,他们成功实现退出。
  创业成功之后,他发现把高校中的好科技转化成产品,用高科技来创业是一条最便捷的路。所以他决定去高校中找科技。当然最方便的还是从他自己的母校MIT、从他自己毕业的机械工程系入手,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找机械工程系的各位老师聊天,在聊了一个多月、聊遍了机械工程系所有教授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现在的合作伙伴,一起研究太阳能技术,这就是1366诞生的故事。
  后来我就发现这种模式在美国的科技企业中反复出现,我们称之为“双长制”,就是由一位经验丰富的CEO和一位拥有尖端科技的教授合作,形成创业企业的核心。不过,一般来说,科学家在公司里是兼职,职位叫首席科学家,因为他的主要工作还是在高校里做研究。
  我之所以投资1366,除了他们的技术过硬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很欣赏Frank的这种特质,这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企业家精神,就像Frank这样,真正的创新者,像切格瓦拉,他们永远不会躺在自己上一次创业的成功上睡大觉,而是会勇敢地选择,从零开始启动一个崭新的事业。在他们眼里,永远不存在创新者的窘境。
  Soft Robotics这家公司的成立也是基于George Whitesides教授的最新科研成果,他们利用仿生学原理,通过研究章鱼的触手,发明了塑料的可变形的机器手,像人的手指一样可以弯曲,灵活柔软,可以设置力度,所以不会捏碎想抓的东西。这种万能的机器手,正好弥补了工厂的最后一个环节的不足,他们的目标就是使工厂实现完全的自动化。
  在我们以前的印象里,都是只有大企业才能有实力做产品研发。比如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杜邦研究院或者施乐公司的PARC实验室,都曾经搞出过很多先进的科技产品。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前沿科技都是由小企业研发出产品并推向市场的呢?
  最典型的案例是我们投资的专注于无线充电领域的WiTricity公司,无线充电是交流电的发明人特斯拉一生都想实现的突破,但至死也没有实现,一直到2005年,MIT的Marin Soljacic教授才实现了这项技术的突破,并在2007年对外公开做了展示。当时他们用一个直径一米的磁线圈,点亮了一米以外的灯泡,轰动了学术界。我们身边的电器越来越多,但是不论是家居还是旅行,经常困扰于充电和电线带来的各种麻烦,有了无线充电技术,我们的生活必将大大的改观。
  理论上讲这样的革命性的技术,原来肯定应该出自于GE这样的大企业,但现在为什么一个叫做WiTricity的小公司就把这件事给干了呢?为什么小公司也能有足够的资源能能力做到大创新呢?这要提到1980年的拜杜法案,它明确了不论出资方是谁,发明专利都属于高校,高校具有自由处置权,更重要的是,通过拜杜法案,各高校都加强了对技术转让的支持,并形成了行之有效的操作规则。
  我们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不是科技企业的传统企业了,所有企业都是科技企业,所有的企业都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科技。所以我们说,掌握先进科技未必能够获胜,不掌握先进科技一定会失败。我们把这个时代叫做科技军备竞赛时代。
  不过科技军备竞赛也有好的一面,现在所有的行业都是科技产业,所有的领域,只要积极拥抱科技,都有赢家通吃的机会!我们去年就预测,2018年的一大看点,是谁会成为万亿美元的公司,最近苹果公司就做到了,这就是科技军备竞赛的好处。
  我们每年一次的科技特训营培训,就是为了满足企业家更好地解科技前沿,掌握科技规律,以及基于科技发展、制定科技战略的需求。以今年的特训营为例,我们为企业家提供了三类课程,一是由科学家来介绍前沿科技的进展,二是由企业家做的实践经验总结和产业机会分析,三是著名的专家顾问们基于科技趋势的企业战略指导。在科技特训营上通过与各位科技前沿和企业管理的顶级人才交流,企业家们能够掌握最新的科技和商业思想,在制定企业战略中,能够更加全面系统的思考,抢占科技创新的新机会。
  企业所处的产业生态环境的解剖
  小企业是如何跨越创新的高门槛的?我们的答案是,因为系统的力量。我们把这样的使得创新可以顺利完成的系统叫做积木式创新体系,整个体系让最有经验的企业家拿到最先进的科技武器,找到最具行业洞察力和执行能力的人组成团队,并找到最好的协作企业形成生态式的协作,迅速掌握原来大企业才具备的研发、生产、营销、销售等等能力和资源,把最先进的科技产品推向市场,同时企业自身迅速做大,对跨国企业形成强有力的冲击和挑战。
  我们刚才讲的几个科技公司都在波士顿,为什么他们都在波士顿呢?就是因为波士顿有得天独厚的,科技企业需要的创业支持环境。具体而言,创业环境里必不可少的就是要有好高校。可能你对波士顿不太熟悉,但是你一定知道哈佛大学,哈佛是美国的第一所大学,它就在波士顿的剑桥市。
  除了哈佛之外,还有MIT,也就是麻省理工学院,跟哈佛大学离的也很近。你以为这就很厉害了,当然不是。波士顿有超过100所大学,除了刚才介绍的两所顶级高校外,还有塔夫茨大学(美国综合排名第27)、波士顿学院(美国综合排名第30)、布兰迪斯大学(美国综合排名第34)、波士顿大学(美国综合排名第37)等等,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个城市像波士顿这样有这么多大学,而且这些大学还不是一般的大学,全美高校排名前50的就有7所。
  比如MIT的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CSAIL),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校园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出过超级多的牛人,也转化出了很多特别棒的科研产品。比如提名字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他发明的东西我们现在人人都离不开的,万维网的创始人Tim Berners Lee,就是出自CSAIL,以太网(也就是今天常见的计算机局域网)的创始人Robert Metcalfe也是从CSAIL出来的。
  MIT还有一个更有名的实验室,就是大名鼎鼎的媒体实验室。估计说到MIT媒体实验室,大家比较熟悉的故事就是张朝阳创办搜狐的故事,张朝阳就是MIT毕业的,当时他想创业,到处拉投资,后来是MIT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给了他第一笔创业资金,才有了现在的搜狐。尼葛洛庞蒂可是数字技术领域的先驱人物,他在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奠定了今天数字化时代的基调。
  我们在带中国企业家参观MIT的时候,曾经请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的系主任陈刚教授做分享,他说在MIT校长和系主任的职责不是搞科研、发表论文,也不是去挖诺贝尔奖得主,而是要了解科研的发展趋势,找到下一个科技突破可能出现的领域,并且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吸引那些有可能做出突破的年轻人,在我们自己的这个环境里,支持他做出伟大的科学突破,把他培养成诺贝尔奖得主。
  其实美国很多优秀的高校都具有这样的机制,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只有在前人多年积累的基础上和适合的环境里,才能做出。这就是我们反复强调民间科学家时代结束了的原因。所以,如果没有高校的支撑,就没有核心科技,科技创新企业就很难成长起来,没有公司的聚集就很难形成强大的产业生态,因此可以说高校的存在是一个地区产业有效发展的内在驱动因素。
  去过波士顿的人应该知道波士顿有一个地标-健赞公园,健赞公园就是来自于著名的生物制药企业健赞公司,是波士顿最早一批的生物制药公司,公司的科研实力雄厚,所以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了跨国企业。到现在波士顿地区有1000多家生物科技企业,其中有很多企业家曾经是健赞的员工,可以说健赞为波士顿生物科技产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为波士顿的科技创新企业培育了很多优秀的企业家。
  除了高校、教授和企业,还要有支持创新的相关机构和能力提供。波士顿在这方面做得也非常到位,比如著名的创业加速器Masschallenge ,非要直译的话,就是麻省挑战赛。它是2008年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为了帮助创业企业活下去,由波士顿政府牵头设立的。10年后的今天,它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创业加速器了。
  和MassChallenge不一样,Bolt的强项在于提供硬件研发设施的支持。它有一整硬件原型开发的设备,比如3D打印、3D扫描、激光切割器,而且会配全职的工程师来帮助入驻的创业公司用好这些设备,?缩短开发原型的周期。另外对优质的创业企业,Bolt还会做10万-50万美金的股权投资。更多黑科技解读:www.yangfenzi.com/tag/heikeji
  Techstars是美国知名的种子加速器,它的模式是引入导师帮助初创公司,目前为每家初创公司提供10名导师,让导师能够高度专注辅助初创企业。TechStars更重视孵化少量高质量的项目,而且给每家初创公司提供很多的支持。截止最新统计,TechStars共孵化出114家公司,另有98家还在孵化当中。其中的73家正进行融资,已募得1.34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如果看过央视的《国家宝藏》,你一定记得那幅《千里江山图》,当接近12米长的画轴徐徐展开,烟波浩渺的千里江山跃然纸上,惊艳四座。今后,我们将有机会在家门口体验这幅传世名画的独特魅力。
  8月11日,华强方特重磅打造的中国画题材球幕飞翔影院《飞越千里江山》盛大开启。在郑州方特主题乐园里,游客可通过“飞行观画”模式,领略《千里江山图》的传世风采。
  当天,在方特球幕飞翔影院,记者和不少游客一同体验了“飞行观画”,先是跟随一只仙鹤飞入宫殿,聆听宋徽宗赵佶与蔡京有关王希孟的对话,随后,在仙鹤伴随下飞越千里江山长卷,蔚为壮观、美轮美奂。
  据悉,《千里江山图》是北宋王希孟创作的绢本画卷作品,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如今,《飞越千里江山》凭借三维技术,将原画的横向构图转化为竖向构图,游客乘坐独特的悬挂式动感座椅,进入直径22米的180°半球形银幕,随着座椅模拟上升、俯冲、躲闪、滑翔等动作,体验失重、悬空、漂浮等飞行感觉,“翱翔”于千里江山间。
  曾在《国家宝藏》节目中担任《千里江山图》今生守护人、中央美院副教授冯海涛认为,通过3D技术讲述、传播中国名画,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希望能继续寻找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利用新科技讲好中国故事,用科技为传统文化插上腾飞的翅膀。③4